追蹤
Solomon's Persona.
關於部落格
System. 系列設定專頁。
紀關戾行x小山羊x伊凡xU君 聯合。
  • 3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05-Boundary.

05Boundary.

 

 

「這是舊紀元的聖經?」

銀紙將鷂遞來的液晶顯示板上浮現的文字默唸完後問道,後者點頭回應。

「你能看出什麼?」鷂很感興趣的看著銀紙。

「……」銀紙又重看了一次,耗子也看了一下,但很快便投降了。頭腦從來就不是耗子的長項,而在耗子的印象中,也不是銀紙的,西琴拉瑞都會事先想好一切。

然而。

「首先是可以知道所羅門王是人工智慧,」銀紙開口了,平穩肯定敘述,有點小心翼翼的,就像在學校課堂上回應教官的提問,「從第二行『求您賜給我智慧,可以判斷您的民』這裡能看出,

「能統治人的只有人,以這為出發點,假設『您』是指人類的統治者,統治者賜與了所羅門王『智慧』才塑造出了統領眾人的所羅門王吧?

「所以能看出,所羅門王是過去人類的統治者……比較有可能的是科學家就是了……所製造的,也就是人工智慧。」

回答,且一並說明了答案的由來。

耗子驚訝,六命咧嘴、似笑非笑,鷂則是點點頭,並開口要銀紙繼續,「還有嗎?」

「其次可以確定的是,在所羅門系統遍及地表前,地球上有至少一個以上的獨立政治體系,就是第四行這裡寫的『國』和最後一行寫的『天下列王』。

「同時最後一行也點出,不管當時到底地球上除了所羅門系統外還有多少政權,最後全都皈依所羅門王。」

銀紙把顯示板放在腿上,直視對面的鷂,他已經說完他的想法,現在是揭曉答案的時候。聽到鷂的笑聲、看到鷂激賞的眼神時,銀紙知道他通過了。

「厲害,」鷂伸手,銀紙將顯示板遞還,「六命花了兩個禮拜才想出來。」「那是因為我沒在看好不好。」六命嘟嘴往沙發椅背上一倒,鷂沒理他。

「沒錯,巴比倫的情況就是你所說的那樣,」關掉顯示板的電源,顯示板散發的淡藍光澤消失後上面的字也跟著消失了,「真是諷刺,舊紀元與我們現在差距多遠?那個時代的經典卻預言了現在。」

「……我覺得,只是碰巧。」硬要說的話,是給予所羅門王『所羅門』這個名字的人同時給予了這樣的期待吧?銀紙想。

鷂不可置否的笑笑。

「現在輪到你,小鬼,」鷂轉向耗子,「你有無任何返回帕拉迪斯的方法?」

耗子沒有回答,回答的是銀紙,「我們是用那個現在還留在沙漠的翼艇下來的,翼艇功能列表中有開啟通道返回空庭都的功能,但是下來時它受損嚴重,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回去。」

「……受損到還不算嚴重的問題,我能找到人修好它……耗子你不會用那東西不是?我明天去把翼艇弄回來送修,修好前銀紙你的任務就是教會你的朋友駕駛。

「至於你,翼艇修好後就回去」「銀紙呢?」耗子急急打斷鷂的話,「銀紙不走我就不走!」「我不回去。」「那我也不回去!」「你……」

「這種想法只會讓你送命。」鷂說,耗子居然瞪回去。

銀紙認同鷂的說法,這也是銀紙在空庭都時沒有跟耗子和西琴拉瑞說他要下來的事的隱因之一──西琴是教官安插的眼線,而耗子是過分的崇拜依賴。

現在果然變成這樣。

「銀紙不回去的話,我就待在這裡,直到他跟我回去為止!」

 

「你的朋友很有趣呢!」

六命邊笑邊把剛從但他林的中央電腦塔那買來的整組六只營養瓶遞給銀紙,體積還不小,銀紙雙手接過抱著,神情焦慮,可能是還在想號子的事情吧?對六命的話也沒反應。

真不有趣的反應。六命不滿的想,相較起來那個叫耗子的有趣多了。

鷂說耗子跟銀紙之間有某種牽絆是他跟鷂不理解的,只有銀紙耗子他們兩個知道。如果想讓耗子回去帕拉迪斯的話,就得解開這個牽絆。

六命不太懂,為什麼一定要把耗子弄回去?在六命看來,耗子遠比銀紙要適合在巴比倫生存,銀紙的身體狀態看就知道無法適應巴比倫的嚴苛,耗子卻還有一般水平以上。

而鷂重視的覺悟跟決心……六命並不怎麼在意,那種東西,之後再找也可以的不是?

但顯然鷂跟銀紙都不這樣認為。

「謝謝你,」銀紙嘆了口氣後為手上的食物道謝,「唔,這個是,直接喝嗎?」「嗯嗯,打開來喝就行了,偶爾會有些黏稠的塊狀物,建議別嚼喔。」「啊啊。」銀紙看營養瓶的表情多一分詭異。

「放心,你同伴我會照顧他的。」六命大力拍拍銀紙的肩膀。

鷂對耗子的態度,看在其他人的眼裡一定會覺得過分吧。

若是耗子不肯回去就不給予任何協助,如果不是銀紙要求,鷂大概會要他就直接把那輛古董扔在沙漠風化掉。此外,鷂願意暫時負擔銀紙的食宿,卻拒絕給予耗子同樣的幫助。

『既然堅持要留下,就展現你的決心給我看。』

想到這裡六命苦笑一下,鷂就是那樣的人,但也不能放著耗子不管。哈,看來做新指令環的計畫又要延後了。

銀紙打開一個營養瓶,看清內容物跟聞到氣味時皺了下眉,然後仰頭一飲而下。

這下換六命一驚,「等等,你就這樣喝掉一瓶?啊,也對,你們不知道在沙漠待多久了……」銀紙回以疑問的眼神。

「我問一下,你們在帕拉迪斯都吃些什麼來著?」「唔,一份……餐點,會有肉湯、麵包跟蔬菜那些。」「餐點?」「……多種可食用物置於一個盤子上。」「咦咦!」

六命想他大概知道是什麼了……至少得去公爵級以上的城市才吃的到!說起來但他林就是公爵級,但是也只有一家提供那種食物的店,在帕拉迪斯卻是普及的食物?

「你們一天吃幾次?」「三餐。」「……那個營養瓶,最多一天一瓶……」「好。」六命開始擔心這兩個帕拉迪斯下來的純種人類會在適應巴比倫前先餓死。

帕拉迪斯……

「啊啊,對了,明天得去找牙子,我帶你同伴去吧?」「牙子?牙……睚、眥先生?」「哈哈不好唸吧?那傢伙的名字,叫他牙子就好。」「……」

反正睚眥不外乎就是叫他去『那女人』那幫忙,而鷂又讓六命明天去沙漠把古董弄回來,正好,讓耗子代替他去睚眥那。現在六命是耗子的生活支援者,六命相信耗子不會拒絕的。

「你要不要一起去?」人手當然越多越好,「很好玩喔。」睚眥會覺得很好玩,應該。

「不了,謝謝……我想快點開始學習這邊的事情。」

銀紙低下頭,把營養瓶放在床旁的小桌上,那邊還有他帶下來的電腦之類的東西,看起來滿重的,下次帶銀紙逛逛這裡的電子器材店好了?等他有錢後。

六命突然感到一股激烈情緒壓在胸口。

並非莫名,六命很清楚這股情緒的由來,但他並不打算為這股衝動做任何事。

「哪就這樣啦!睡香點寶貝,後天帶你去登錄系統!」他露出令銀紙瞇起眼、不敢領情的燦爛笑容,然後退出房間。

剛出來六命就像失去支持般倒向牆,沒有一點聲音的、慢慢的,順著牆滑坐到地上。數十秒的沉默,然後那微弱自嘲的笑聲在昏暗的走廊上一點一點的滴落,又迅速被寧靜吞噬。

 

有一個理論是這樣說的,事情的發生只有兩種可能,『絕對不會發生()』與『絕對會發生()』。只要不是零,就一定會發生。

不管耗子跟西琴拉瑞多麼努力,銀紙下來巴比倫的概率都不會是零,最多,是趨近零……所以說,是必然發生的,零與一的世界無謂巧合。

……聽起來好像藉口。

可是銀紙知道,這是最符合情況的解釋。

無從說明的浮動心情、沒有理由的想望與焦慮,無法從社會層面解釋,只能從心理上去尋求最接近的答案。而造成今天這種情況的可能原因,只有那一個而已。

天河。

銀紙的思考只到這裡。

鷂像陣風般刮了進來。

穿著跟昨天不一樣,除了昨天的卡其色輕裝外外面又加了一件造型奇特的黑色金邊風衣,「你起的很早,」鷂說,看到銀紙清醒的坐在床上用電腦他似乎有些驚訝,但隨後就注意到銀紙的臉色,「你沒睡。」

「啊,有點……睡不著。」但也不是亢奮,銀紙感覺自己好像一整個晚上都維持在一種奇妙的狀態,既沒有疲倦也沒有精神。

「睡不著也不該用電腦,躺一個晚上至少體力會恢復。」知道自己沒睡可能是因為臉色,但銀紙不知道鷂是怎麼知道他一個晚上都在打電腦的?

鷂走到床邊看了一眼銀紙腿上的攜帶型電腦,「你從帕拉迪斯帶下來的?」「嗯。」「看起來很重。」鷂結束他對電腦的觀察,「在做什麼?」

不知道怎麼解釋,銀紙直接把螢幕轉給鷂看。

那是用無數細長的灰藍色金屬針連接、交叉、堆疊而成,完美的乍看就像用電腦繪圖拉直線複製做出來的立體網格,從中穿插了一些柔軟的弧線和一些色彩繽紛的實心方塊……道路和建築。

但他林的俯瞰圖。

「……怎麼弄的?」「啊,我修改電腦的設定連上這個城市的管控系統,上方的監視器抓的截圖,我想應該是設置在這個城市內側的最頂端吧。

「不過這裡的資訊防線很不簡單,沒時間連在上面慢慢看,我只能用最快的速度全部截圖下來。」

說著銀紙又敲了幾個鍵,類似的圖片一張張切換。

他偷偷看了下鷂的表情,看起來鷂並不能完全理解銀紙講的話,但可能重點他都知道了。

「是這樣?」鷂退離銀紙床邊,「沒有要繼續弄的話就關電腦來樓下。」而在他退開不看電腦螢幕時銀紙就已經敲下鍵盤讓文件全數關閉、直接關機。

鷂又是一陣風般的颳出房間,在銀紙跟出來後將房門帶上。

走廊上空蕩蕩的,銀紙記得耗子的房間是在他隔壁的隔壁,但不知道是耗子還沒醒或是怎樣,並不在走廊上。

「走。」鷂說。

銀紙直直走過耗子的房門前,沒有停留也沒有回頭。

 

「對於巴比倫你知道多少?」

「為所羅門王管控,其下有七十二名惡魔分別掌控七十二個城市。」銀紙回答,又補問了一句,「地表只有七十二個城市嗎?」

空庭都只有十個城市,但巴比倫面積是空庭都的百倍不止,就比例來看不應只有這麼少的城市。

一邊下樓梯,鷂想了一下才開口,「可能要看你對城市的定義,若是單純指可以取得基本生存所需物質的地方,並不是只有七十二個。

「七十二惡魔所管理的城市,與其說是一作城,用『範圍』來形容會比較貼切。以該惡魔所在的城市為中心,周圍一定範圍內都在那個惡魔的管轄下。

「有些城市周圍還會有一些城鎮,當然,那是要在惡魔有意栽培的情況下才會出現。」

「每個惡魔的領地範圍都一樣大嗎?」

「不一定。大公爵級惡魔的城市範圍大概有公爵級惡魔的兩倍。」還有分階級啊,銀紙想。

他們已經抵達最底樓。這間旅館的最底,而非城市的最底,旅館本身佔了一格方格──十層樓高的公寓,可以想見這個方格有多大──但距離地面還有五六個方格。

銀紙住在第六層,鷂跟六命在第五層。

鷂似乎很有錢,因為昨晚上六樓時六命說房間可以隨銀紙跟耗子選,再加上五樓……

「每個惡魔都有自己的個性。但他林雖喜好刺探別人的隱私,卻也是惡魔中比較少見的、對各階級都滿友善的惡魔之一。以後你要去別的城市前最好先打聽確認一下那個城市惡魔的個性。」

「有哪些惡魔是需要注意的嗎?」

走在銀紙前面的少年(外貌上的)聞言頓住,頭向下傾斜五度,然後是銀紙至今聽過鷂發出的最不穩定的聲音,「要說,第一個一定是古拉夏,浮爾卡斯也不安全,亞利格、哈法斯、勒萊耶……

「大概,這樣。比較詳細的、關於系統的事可能得要你去問專業人員,這不是我擅長的領域。」

「那您擅長的是?」

鷂已經繼續往前走,「我的工作。」要說出這四個字似乎令鷂猶豫了一下,「現在你不需要了解到這裡,我的工作,以後你會知道。」

銀紙的興趣是電腦,所擅長的也是電腦。但是,聽鷂的口氣,鷂的興趣跟所擅長的並非同一樣事物。

離開公寓所在的方格,鷂突然停下腳步,轉身面對銀紙,在他身後的高架路旁是昨天他開去接銀紙他們的翼艇。

「現在,在你開始你在巴比倫的計畫之前,還有一道必要的程序。」翼艇後座門開啟。

「我得帶你去登錄系統。」

Log-in, 登錄?

「啊啊,對了,就是這種感覺吧……」這個世界,給銀紙的感覺。現實經過『這個詞』向理想上的世界延伸去。

空庭都有數種利用網路連線的虛擬遊戲,隨著登錄遊戲進入各式各樣奇妙的世界,那些是只侷限於網路上的、過分理想化而失去真實感的世界。

銀紙突然想起學校那個綠色的人工庭院,從顏色、形狀到空氣流動,沒有一處不是規劃好的,連腳印都無法留下的乾淨。

他又想起初下來時沙漠的乾燥、炎熱,呼吸的沙漠,無邊無際的地平線,令六命白絨色的大衣下襬變成灰黃的土壤……他甚至能聽見風的呼嘯。

「……原來如此。」銀紙的低喃鷂只能聽見細碎的聲音,其餘的被從但他林下層吹上來的風撕散。

「登錄系統後會跟所羅門系統產生聯繫,你身上將有一部份被系統生成的指令取代──指令是什麼下次再跟你說──這過程會有點痛,但是你要在巴比倫生活必然要先做的事。

「重點是,一但身體的部分被系統植入的指令取代就不能再恢復成原來未被取代的情況,你也不好再離開所羅門系統的勢力範圍。

「我最後一次向你確認,」鷂說,「你是否確定要留在巴比倫?」

這不是登錄。銀紙想著,他是登出了雲上那個虛幻的世界。

「是的,我要留在巴比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