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Solomon's Persona.
關於部落格
System. 系列設定專頁。
紀關戾行x小山羊x伊凡xU君 聯合。
  • 3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09-Sign.


09-Sign.

 

 

在銀紙驚醒已經過了近一分鐘後,那股寒意還是深深滲入身體。或是原本就是從身體裡透出來的?

宛若置身於他人體內、透過他人眼睛視物的夢。

無論身體、聲音都不是自己的,卻在那裏面,不為自己控制的看著外面的一切。

「你還好嗎?」雖然曼谷的手跟銀紙現在的身體一樣冰涼,有一個不屬於自己且不會顫抖的手支撐自己還是讓銀紙感覺好很多。

「沒事……惡夢、只是做了惡夢。」「只有這樣嗎?」「嗯。」當然不止。銀紙從來沒有做過惡夢,他也僅僅是就通用知識去判斷這是惡夢而已。

銀紙根本從未做過夢。

……不對。銀紙想起來,初下地表時他也有過類似的體驗──置身他人之中看著事物的體驗。只是那次銀紙是看到自己,這次卻不知道是看到了什麼。

漆黑一片的空間,被稱做王的、存在電腦中的小孩。甚至,有一點點微妙的既視感,奇怪的是銀紙卻不知道是什麼帶給他這種感覺。

曼谷拍拍他的背。

「不管是什麼,先不要想吧,休息夠了嗎?」「嗯。」下來後體能好像變差了,以往銀紙不需要睡這麼多恢復體力……幸好,那個夢只是讓他感到不舒服,沒有令他疲倦。

「那就好,目的地改了,我們要先去斯托刺。」「不是斯伯納克嗎?」「改了,」曼谷坐回他自己的位子。

「去斯伯納克路上會經過莫拉格斯,剛剛收到消息……莫拉格斯的惡魔瘋了。」「……惡魔,不是人工智慧嗎?」莫拉格斯,那是銀紙在夢中聽到的名字。

「就是構成人工智慧的程式出了錯誤。正常情況下都是可以自行修復除錯的,尤其惡魔絕對是僅次於所羅門王的人工智慧……」

「所以說,就是發生了連自我修復除錯都做不到的嚴重事情。」銀紙用的是肯定句。

曼谷笑了:「沒錯。在這種情況下,惡魔將連維持自己的人格形態都做不到,是很危險的,所以我們要繞路。」

『莫拉格斯壞掉了,怎麼辦?』銀紙想起夢裡聽到的那句話,身體似乎又寒了起來。

「還是覺得不舒服嗎?」曼谷瞇眼笑著,伸手到口袋裡拿了一個塑膠盒(銀紙第一次看到時以為是小盒,看他打開後就知道一點也不小),打開,數了五層後拿了一顆金黃色的膠囊給銀紙。

銀紙看過曼谷吃過好多種藥,而且是各色各樣的,曼谷的身體似乎相當不好,隨身攜帶近四十幾種藥物好像也是正常的?

本不想碰地表的藥物,但銀紙不想冒第一次出差就表現不佳的風險,所以他拿了,並服下。結果是意外的甜,還有點甜過頭。

「是我的朋友給的,」微笑好像從不自曼谷臉上消失,「她也在約櫃工作,是……很可愛的人。最近出差了,可能過幾天才會回來,到時候找時間介紹你們認識。」「嗯。」

「距離抵達斯托刺還有兩天左右,來做指令的練習吧?」

「好,啊,在那之前……」銀紙看著自己的左手,與常人無異,但銀紙隱約可以感覺到,那裡面的構成已經與他身體的其他部分不一樣。

那是之前登錄系統時系統抽取的、被編入指令的部分。

「這裡有醫檢設備嗎?」

 

約櫃所有的十架巨型翼艇之一‧『安息日』,不是最大的一艘,也不是最強的一艘,但聽曼谷說,是最安全而穩定的一艘。

「其實這架並沒有辦法帶多少東西,」走在外側走廊,曼谷以身體右側透明護罩外的沙漠為背景向銀紙解釋這個外觀看起來就像一個移動要塞的巨艇。

黑到發亮的外殼──從外面看是黑的,從裡面看卻是透明的,不過顯現外面的顏色偏暗──覆蓋底盤以外的所有面積,整體上呈長條橢圓形,約有三層樓高,

銀紙還沒時間去研究它的推進設備,但它能在離地十公尺的距離上飄浮前進,銀紙判斷它應該是使用磁浮,而且還是很先進的磁浮系統。

「不過醫療設備是最好的,做後援最好的一架。十架巨艇都是約櫃的首席工程師設計的。」說這句話的時候曼谷的語氣隱隱透著驕傲,「她也是我剛才所說的、給我藥的朋友。」

「原來如此……」「你想去醫務室做什麼呢?身體還是很不舒服嗎?」曼谷看著銀紙的左手,他不可能沒有注意到銀紙之前的動作。

「不算是,只是想要檢查一下……我登錄系統時,是被抽選到這邊,」黑髮少年舉起手晃一下,「這幾天有時候打字會感覺到不流暢,我想看看裡面的情況,可以的話做個調整。」

突然想起,在空庭都時被植入的晶片,也是在左臂,那個傷口雖然痊癒了,左臂的感覺卻變得有些遲鈍。手的靈活對於電腦使用者來說是必要條件。

若是無法恢復成原本的狀態,就乾脆看看能不能做些改造。銀紙是這麼想的。

巴比倫不是一個好生存的環境,而銀紙到現在都還沒有適合使用的武器,雖然有在學習使用指令──那是只有在所羅門系統內才能使用、藉由特定的古語言單詞發動、特殊而又強悍的魔法。

但不知為何,雖然銀紙以將所有的指令都背了下來,卻一直無法順利運用。

『只要是系統內的居民都能使用,但真正能夠運用自如的人是少之又少。』

除了一般常用的通用指令(例如曼谷已經教了的檔案歸類、整理等等)外又分成塑能、構成、再造以及特殊四大類。『比較詳細的等「魔術師的傳承者」跟她的妹妹回來後再請她教你吧,她能教的絕對比我詳細。』

「……這樣一來,要等待的人就變成兩個了。」「嗯?」「剛才提到的那個『可愛的』天才工程師跟再之前學指令時你說的『魔術師的傳承者』……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稱號?」

「喔喔!那個啊,因為她曾經跟隨一個很厲害的人學習,那個人的稱號是『魔術師』,又被稱做『天火』。不過,已經逝世了,大概就在你下來不久前的事。」「……真可惜。」

從天火這個稱號,銀紙可以想像那個人的實力──舖天蓋地的大範圍且高破壞的毀滅性紙令,天降之火。

魔術師的傳承者,指令大師的學徒。

「嗯……她的名字是鐘,妹妹叫白露,」然後,像是想到什麼,曼谷露出微妙的表情,似笑非笑,「比起姊姊,妹妹可能更需要注意一下,或者說要小心吧!」

……是什麼危險人物嗎?

對話在他們轉彎進入巨艇內層的中後段時結束,走道比之前寬敞許多,已經能用大街來形容。
還是很熱鬧的大街。

兩側架起各式各樣的器材設備,多半是維持能源穩定的管線,以及上蓋打開的休息倉,底端則是一扇白色的大門。

「這裡就是『安息日』的驕傲了。」

門在曼谷靠近時開啟。

 

「那現在,請將您的……翅膀放出來。」

鷂坐在白色的診療椅上,雙手平放於兩側的金屬支架。他只是淡淡的看著站在他右前方的、約櫃的醫護人員之一──訓練有素的在迎上他的視線時只是話停頓了一下,連手都沒抖。

也只有約恩手下的人能夠在這種情況下還這麼平靜吧?

「我不覺得這個支架耐得住壓力。」「請相信我們,如果不行,我們會再換上新的設備。」「……那麼,」

從肩膀開始到指尖,鷂的雙臂綻出近乎刺眼的白光,做為『人類身體部位』的型態由內而外的破碎、重組,指令運作生成的光向著原先手所指的方向一路衍伸出去,再構成新的姿態。

修長粗壯的肢幹,只有白色輪廓的羽毛霎時附滿其上。光芒構成的羽翼,在那一刻,男孩的手臂就像是天使的翅膀。

爾後,與鷂的頭髮同樣的褐迅速包覆住整個翅膀,給了它顏色,褐中帶著斑點。

整個過程耗時不到一秒。

然而在那對翅膀看似毫無重量的落在事先預備好的診療支架上時,變形生成時包在最外圍的指令碼在末端消散。

空氣密度的變化生自羽翼之下,伴隨著支架承受不住氣壓的刺耳悲鳴,不同密度的空氣造成瞬間的沉重壓力,撞至地面再反彈、四面八方散開,正欲襲向整個空間低於鷂的翅膀以下的位置。

但亦只是剎那。

鷂很快便收斂起他的能力,足以致人於死的密度變化只帶來掃過醫護人員們腳踝的風,但一看那雙翼下已彎曲變形的支架便知道那是怎樣的力量。

那些人沉默,鷂也沒有開口。

「更換支架!換成B型號!」「現在開始檢查,鷂鷹先生,有不穩定的部份我們會進行調整,請你授權我們在必要時刻進行指令的重新編寫及替換。」「允許,但必須先告知我。」「是,先生。」

『鷂鷹』是鷂登記在系統上的本名,但六命絕對不會用這個名字叫他,而他也不常去注意別人的竊竊私語,加上因為現在的工作,鷂也甚少待在城市內。

一種精神上的枷鎖。每次聽到這個稱呼,他就有種永遠無法獲得自由的……感覺,近乎恐懼的感覺。

然而,即便如此──

他截斷自己的思緒。

並非逃避過去,只是那種回憶帶來的情緒會影響到現在的鷂需要的冷靜。十二隻帶著特殊手套的手在他的翅膀上來回撫弄,這種感覺令鷂的精神無法抑制的緊繃。

過去他都是自己打理自己的翅膀。翅膀,亦是武器,沒人在把自己賴以生存的武器交給別人處理時能夠放輕鬆的。鷂還能夠保持冷靜,六命要是槍讓別人拿了可是會尖叫的。

但是現在的鷂需要絕佳的狀態,這不是他自己調整可以達到的。

與在約櫃的情報工作人員一樣,這些人都戴了面具,看起來更是詭異。情報人員戴面具鷂還可以理解,到是沒想過要問約恩為什麼他旗下的醫護人員也要戴面具?

「──……得要戴上。」鷂聽見熟悉的聲音,抬頭看向左側的白色大門,那門正好打開。

兩個人。

走在前面的罩著一件白袍,從肩膀直包到腳踝,推置額上的面具附有銀白的花紋,清秀到有點女性化的臉,電子藍的短馬尾,是曼谷。

後一個剛剛將面具推上去,還在調整,一樣的白色衣裝,樣式輕便又整齊(帕拉迪斯的服飾真的很特別,鷂想,拿那小鬼穿的衣服當模板去重製果然是正確的),是銀紙。

「鷂鷹先生。」曼谷說,算是打招呼了。鷂點頭回應。

銀紙聞聲轉向,看到鷂時卻一下子僵硬,是驚到了吧,被這對翅膀。

「你身體有不對?」帕拉迪斯人的生活應該過得不錯,六命說他們一天吃三餐,下來地表會有不良反應是應該的,首先身體所需的動能就是一個要解決的問題。

「不太舒服,想檢查一下。」銀紙晃晃左手,鷂也立刻明白了,是說登錄時被用程式碼取代的部份。

「那你也是?」「啊啊,當然的,例行公事嘛!」曼谷笑的開懷,一點都不介意的樣子。

甚少有人知道,曼谷身體被指令侵蝕的程度不輸給鷂這個雙臂及背胸都由指令構成的人。

這也可以說是系統居民、尤其是他們這樣的人的宿命吧!

談話結束,也沒必要多談什麼。閉上眼睛,保持穩定的情緒。鷂告訴自己。

 

從這端到那端,大概是身高的三倍長。

銀紙是真的被嚇一跳。那對褐色的羽翼是真的從鷂身上長出來的,直接接在鷂身上應該是肩膀的位置,而且下幅極寬,直達腰部。

等等,手咧?鷂有手的啊!

「那是改造,」在鷂閉上眼睛後,曼谷也放輕聲音,雖然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真的在假寐,至少是一種禮貌,「用大量指令編寫程式碼來取代身體部位,鷂的雙臂跟背部都是指令構成的。」

原來還可以做這樣的事。

曼谷像是看透了銀紙的思緒,「當然的,做這樣的改造整個人的能力都會大幅提升,但那是要付出生命做代價的,我跟你講過使用指令會有的影響吧?」淡淡的一句。

指令的運作方式,最簡單的解釋就是:用特定語言向所羅門系統請求能量,再將這個能量轉化成想要的形式放出。

每使用一次,就會有一股能量流經自己的身體,就像呼吸會讓人的身體一點一點氧化、老化一樣,長時間且頻繁的使用會讓身體受到指令的侵蝕。

時間久了,細胞會無法順利代謝替換,人本身的生命也會縮短。

這或許解釋了鷂的外貌。看起來甚至比曼谷還要年幼的外貌,表示鷂是很小就開始用指令了吧?

……那,「鷂先生,還能……」活多久?

灰藍髮的少年只是以淡然的微笑回應,鷂仍舊閉著眼睛。

這實在不適合繼續說下去吧?「唔,曼谷也要做檢查?」「嗯?」「剛才你跟鷂先生的對話。」「喔喔,對啊,你也知道我身體狀況很不好嘛!當然要做檢查的。」

曼谷的身體是否也是被指令侵蝕的?銀紙不知道。但是看到曼谷吃那麼多的藥來維持身體,就有種……無法形容的感覺。

所羅門系統是為人而生的,這樣的情況──居民因為系統而短命的情況,怎麼看都不合理。

但現在的銀紙無法下任何評論,對於巴比倫的一切他所知的還太少。

曼谷確認銀紙已經坐定(在鷂附近)且有專人做醫檢後便直接走進再過去的另一個隔間,銀紙只能從那裏面衍生出來的大束管線判斷裡面有更高階的設備──用來因應更糟的狀況。

……現在,不是想別人的情況的時候。

「神經的連繫沒有問題,狀況很好,」帶著純白面具的醫檢人員這樣跟銀紙說,「不應該會有反應遲鈍或不靈活的情況。」

只是用那雙戴著奇怪而厚重的手套摸過銀紙的左手並讀過通過手套上的連線回報到面具內的螢幕上的結果,那名人員便做出這樣的結論。

「請動動看您另一隻手……再來一次……然後是左手……一樣請再來一次……」

十多分鐘過去。鷂那邊的檢測已經結束,雙翼亦已經變回人的手臂,走到銀紙旁邊來看。檢查銀紙身體的人增至三個,設備也換過四五套(實在是令人不安)。

直至最後,「……我們查出原因,可能是天生的問題,而且應該是發生在腦部……神經迴路反應腦的命令最大功效只有87.22%。左手程式碼的部分可能是因為某種排斥反應……」

「簡而言之,就是你們無法解決的先天因素。」鷂說。「……是的。」

先天因素。銀紙從不知道自己有這樣的問題,他在空庭都時體能跟反應速度都很正常,不然他也不可能用電腦用到可以入侵學校系統的境界──入侵拼的就是解碼跟打字速度,反應當然要快。

所以,更好的說法應該是,銀紙的體能反應無法適應巴比倫的標準。

而且還有另一個問題。

指令要用的好,人體本身的神經迴路也要夠靈敏、活絡。現在檢查出的這個『先天問題』很可能就是銀紙指令練到現在都還無法順利發動的主因。

不管是鷂或圍在旁邊的醫護人員都沒有開口。

一分鐘後銀紙出聲了。

「這裡有做改造的設備吧?」

 

從事遺跡探索工作的遺跡狩戶們稱此地為『藍色沙漠』。因為比起他處,這裡的沙要白上許多,白到泛藍的程度,是長期被亂碼侵蝕的結果。

說是沙漠也不完全正確,這裡地表還殘留不少原本應該是建築的斷垣殘壁,說原本是因為,這些殘留物的表面都已被此地猖獗的亂碼咬的坑坑巴巴、無從辨識原型。

「……嘖,訊號還是很不穩,」晃著一對白色貓耳的青年懊惱的關閉通訊器,動作粗暴的塞回大衣內袋,「果然這邊是有干擾波嗎?有夠麻煩的……難怪會被稱做『藍色百慕達』。」那是另一個別名。

遠離城市、亂碼繁多而且訊號不良,令遺跡狩戶避之唯恐不及。即使知道這裡可能有著難以想像的珍貴資料。

「嗚哇!可惡,真不是普通的麻煩!」聲音在空無一人的荒地上迴響,一些銀青色的、只有大蟲般的外型的亂碼在暗處蠕動著,咬食斷牆,因聽到貓耳青年──六命的聲音而停頓,像是受到驚嚇。

這樣的環境,他連跟鷂聯絡都有問題,都已經換了最好的通訊器了,結果還是一樣。

「算了,反正調查完後回去再說也一樣。」不管怎麼說,六命都已經到這裡了,「只是不知道那隻小老鼠怎樣了……別鬧出什麼事才好。」否則,紅的索償他是絕對擔當不起的。

亂碼抖動的偵測周圍有些什麼,感覺似乎沒什麼事,便又開始亂咬東西。

六命不是沒看到那些大則兩公尺小也有一公尺餘的亂碼,只是實在提不起勁打,浪費體力又浪費時間。雖為遺跡狩戶,六命並沒有『要盡力保護遺跡』的想法。

……不過,很奇怪。

『亂碼的巢穴』,這是外面最廣為盛傳的、關於藍色百慕達的謠言,但是六命在這裡看到的亂碼,連最基礎的『爬行者』都算不上,看起來破破爛爛的(身體結構透明到好像快散了),數量更是少的可憐……

這種情況,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九九都是有遺跡狩戶來清過了,但就六命所知,不會有遺跡狩戶來這種遠的要死的地方清理這些小傢伙,不符合經濟效益。

真的很奇怪。「還是快點將事情弄完吧。雖然不知道『那個人』是為什麼想要這裡的資料。」

想到這裡就感到無奈,早知道當時不應該去斯伯納克挑戰那個人,賠上愛槍就算了(那傢伙也重新給了一對槍),少掉的那一命也算了(想當年他也有過叫七命的時期),

最麻煩的是,他得幫那個人收集資訊。

幸好鷂也要他來這裡查東西,不然六命真不敢想像該怎麼抽時間到這荒地來。

因為甚少有遺跡狩戶願意來這裡,各種亂七八糟無從考據的傳聞也就全都給堆到這來。什麼所羅門王的誕生地、惡魔的墳場、第三次世界大戰遺址什麼的,還有的說是通往宇宙的入口,入口咧,黑洞嗎?

雖然覺得傳聞莫名其妙,他卻還是願意過來,因為他聽到一個似乎滿平常但也前所未聞的、關於藍色百慕達的情報。

『五十年前,「藍色百慕達」並不存在。』那個人是這樣說的。

感覺實在沒有所羅門王的誕生地來的有價值或有趣,但是實際,至少六命覺得『是真的』的可能性很高。

一邊摸索可能會有的入口之類的東西一邊含糊瑣碎的抱怨,再抽空把誤將他的腳當可食無機物的亂碼(果然是餓到飢不擇食嗎?雖說看那副快散掉的樣子就知道)踢飛出去。

他在接近廢墟正中央的位置找到那個斜斜藏在沙地下的入口,上面還以一片殘牆做掩飾。與沙同色的秘門。

「讓我看看你的秘密吧?」雖然門縫是開的、很可能是哪個亂碼有啃蝕過,六命還是選擇先破除門本身附的密碼,反正只要耐心等解碼器有結果出來就好,不用他自己思考。

多花點時間,他就不用擔心進去時被莫名的機關暗算,亂碼要鑽進去……不管有沒有事,都不代表人闖進去不會出問題。

然而卻花了超乎想像的時間。

一個小時後(回去後一定要問提供情報的人這個遺跡是不是真的超過五十年了,這鎖碼技術也太好了吧?),解碼器終於吐出一串字給正在拖亂碼來欺負的六命。

「唔……文法還真古老?」

不過這與六命的目的無關,他只是照著結果,將那行字以指令的形式寫在門上,聽那扇門發出低鳴並往左側退開、露出後面的狹隘通道。

門上,那串字仍在發著微弱的光。

『人行祂眼中看為惡之事,因人所犯之罪,觸動祂的妒忌,比人列祖所行的一切更甚的一切更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