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lomon's Persona.

關於部落格
System. 系列設定專頁。
紀關戾行x小山羊x伊凡xU君 聯合。
  • 3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0-Game.

10-Game.
 
 
『去調查藍色百慕達。』那個人說話的語氣理所當然的好像只是要六命跑腿去百公尺外的商店買東西。
『你是說藍色沙漠的那個藍色百慕達?』
不敢相信的看著那個人──其實,在斯伯納克這座城市內,六命「看誰」都可以說是「看著那個人」,整座斯伯納克都是……──確定對方是認真的後,貓耳青年發出一聲哀嚎。
『不會吧?!藍色百慕達?又遠又無趣……天知道那裏有些什麼鬼!!』『去了你就知道了,遺跡狩戶。』
確實,自己調查對遺跡授戶也是一種樂趣,可那是指離城市近又不太會有什麼危險的遺跡,藍色百慕達剛好在離所有城市都是最遠距離位置,可以說是所羅門系統的死角。
訊號不良、遠離安全地帶且資訊煩亂不明,六命一點都不想要在那種地方的「調查樂趣」。
雖然鷂也有叫六命去那個地方,但鷂只是要他去藍色百慕達附近看看有沒有能賣到好價錢的情報。附近,附近,不是深入調查喔是附近!
『好歹也給我一點情報嘛……不然要怎麼準備?難道我要拖城市用抗亂碼裝備去嗎?』最普遍也最為人知的傳聞就是那裡是亂碼誕生的巢穴。六命相信一定有更多的情報,只是那個人從不把話一次說完的。
『原來你遺跡狩戶幹了這麼久都還是鷂來幫你整理衣服的啊?』『什麼跟什麼!我當然查過那裡的情報!難道你真的是要我去調查黑洞的嗎?!』『那麼,你是敢,還是不敢呢?』
一句話堵的六命聲音卡在喉嚨裡好一會,『……當然敢!』
拼了!反正就物理學上來看地球上也不可能會出現黑洞,吧?
『那我就送你個情報吧,』那個人這樣說,『五十年前,「藍色百慕達」並不存在。』
從這一刻起,六命對於藍色百慕達的興趣已經整個被挑起來。
短短一句話就推翻了所有關於藍色沙漠的各類謠傳(除了那個亂碼巢穴的傳聞),無論是從時間上還是事實上。然而也只說了那麼多。
人物不明、原因不明,唯一能夠知道的,就只是那裡必然發生了某件事,使其成為今天的藍色百慕達。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就這樣。』
很乾脆的結束對話。
回憶(絕對不是跑馬燈)結束,現在呢……
六命深呼吸。
要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問題。
 
因系統錯誤而生的有機體(即是亂碼),可以將指令分解成細碎的、帶有能量的字元,並吸收為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從而成長。從基本核心目地的不同可以分成兩種。
第一種,也是最常見的,吞食型,其核心目地是繁殖,可以藉著侵蝕吞噬周圍物質強化自己,吃到一定程度就會分裂,雖然沒有什麼智力可言,繁殖速度卻很快,一大群一大群的移動時還是很嚇人。
最低等的吞食型亂碼是爬行者,繁殖速度驚人,通常是成群移動,行經之處皆會被啃蝕殆盡。最高等的吞食型是『雙子星』,歷史上僅出現過一次,大概兩年前的事,當時各城市二級管理人的惡夢,堪稱天災。
第二種,編排型,其核心目地是進化。全然不同於吞食型,進食速度慢、消化也慢,低階的編排型比吞食型亂碼還差,又笨又膽小,連吞食型那種為了食物向前衝的怨念(?)都沒有。
但是,編排型亂碼卻具有邏輯性的思考能力。
低等的不算什麼,就是沒有狩戶執照的人都能解決,高等的編排型亂碼卻能模仿人類的外貌、做出人類的動作,甚至是進行與人類同等級的思考佈局。
 
現在六命眼前這隻,就是一個編排型的亂碼。
為了深入此地,六命在藍色百慕達外圍已經晃了有三四天,雖知道中心會有亂碼,但六命原以為會是有一堆中等程度的吞食型亂碼,不是一隻實力不明的編排型亂碼。
編排型亂碼靠吸收他物的能力跟經驗來提升自己的等級進而成長,能夠模仿他人的外貌到這種程度,應該是有一定的能耐。然而這個複製品的行為舉止表現出來的感覺卻又還很幼稚,力量跟精神不成正比。
是因為這個遺跡嗎?
眼前的亂碼就像不知何謂危險,先是呆呆的看著他,然後直接省略了與六命之間的空間與時間,瞬移般的出現在六命的槍口前,歪頭看著指令環,仍是那副垂涎的樣子。
吃驚留待戰鬥結束再說,六命直接扣下板機。指令環無聲而迅速的轉動,直至其上發亮的文字於人的視覺中化為一線光圈,能量在槍管內集中,以在生成前便已決定好的形態射出。
左槍『艾姬多娜』上閃著淡金光芒的第二指令環,從與物體接觸的那一刻起分裂、深入而後爆開,再分裂,從內部將敵人撕裂,同時夾帶極強的衝擊力。
若是一般的亂碼,在被擊中的時候形體也會因耐不住衝擊而爆散大半。
0.1秒,擊中。
0.2秒,複製品抱著腹部彎下去,整個身體後仰。
0.5秒,六命的瞳孔映入複製品停在一公尺外的樣子,仍舊是站著,仍舊是一臉無辜困惑。
0.6秒,貓耳青年旋身,準備後退,銀白的髮梢畫出一道弧線,腰際鎖鏈上掛的一串指令環碰撞時的叮鈴聲似乎有些少,右手摸下去,少了四個。很明顯的,是被面前的亂碼給當零食嗑了。
1.8秒,複製品遲疑的看著右胸及腰部──破碎的缺口只剩細少的幾行數據在連接、支撐,零散的尾端字元掉落地面,連最後一點光都不剩的消散,就像青色的血一樣──血肉模糊。
1.9秒,重組開始,複製品看看恢復中的傷口,又看看六命的槍。2.2秒,重組結束,六命驚嘆於這隻亂碼的能力,同時退到十公尺外。
複製品露出了天真直接的笑容。
同樣的爆裂指令,同樣的效果,在六命胸腹前兩公分處炸開。
複製品手上出現槍,樣式有如另一把『艾姬多娜』,看看飛出去的六命再看看手上的槍,顯得很懊惱,因為攻擊不是從槍口出去。
即使盡力迴避了,六命仍感到火辣刺痛的感覺從身體的正面蔓延開,大衣邊緣滾的一圈裝飾白絨染上紅色。
好個怪物!這種指令的活用程度,在巴比倫能做到的也沒有多少啊……
不過,也就是這樣。
落地後順勢在地上滾了一圈──化解摔落時可能會受到的二次衝擊傷害,同時也避免直接落在方便敵人再次攻擊的軌道上──以蹲姿做一整個翻滾動作的結尾,頓了半秒便起身。
青年胸腹處的紅衣以及持槍左手的袖口有如遭受灼燒般破碎,邊緣焦黑,其下露出的體肌雖帶血跡,卻是絲毫無傷。
超速再生。於短時間內重新組成受損的身體結構。
對複製品來說,六命沒有傷口與理所當然無異(它自己也是很快就將破損的地方重組了),不會知道這樣的能力即使在巴比倫也是屈指可數的。當然,也不會知道這只是六命真正能力的附屬效果而已。
大概是三秒整。六命想,估算戰鬥時的時間是他的小習慣,通常也能藉此判斷出對手的反應能力。剛才複製品的那下攻擊,卻令他在瞬間因跟不上速度而中斷計時。
「……真的是怪物?」他笑。它歪頭聽著,重複了一遍同樣的話。
不到三秒的激烈攻防。
對它來說,這就只是遊戲,有著可口獎賞的遊戲。
對他來說,則是?
 
六命剛讓呼吸恢復冷靜便聽見槍上傳來微小的聲音,低下頭一看差點又岔了氣。
一群只有小指節大的迷你複製品(而且都是六命的樣子,雖然很奇怪的變成了三頭身……因為頭大一點比較好咬?)正一臉幸福的趴在他的槍上啃食指令環,腰際鎖鏈上掛的指令飾品也黏了幾隻。
遭受方才那瞬間的爆炸衝擊時,六命臨時拿槍去抵銷一些直接的傷害,是在那個時候沾上了亂碼的碎片?
把到口的髒話憋回去,拍掉鎖鏈上的小亂碼,然後以右拇指和食指圈住槍管,一次將上面的小傢伙全清下去。絕大多數都(發出細細的尖叫聲)掉了,還有一隻儼然不滿這樣的待遇,墮落前狠狠咬住六命的手指。
「幹!」脫口而出,配上戲劇化的肢體動作。
『幹──!』地上一群小六命們都看著六命,眾口同聲,天真異常,還都很高興的樣子,貓耳朵動啊動的。
遠方的亂碼本尊到是沒開口,很專心的在研究槍的使用方式。
看看右手指尖上掛的小東西,怎麼這隻沒跟著叫然後摔地上去?六命怒想,反手打在身邊牆上。
畢竟也是亂碼構成,以小體積承受那樣大的衝擊力,下場自然是……碎裂成一小段一小段發光的數據。
地上的小傢伙們哇哇叫著跑來跑去撿那些剛落地還沒消失的數據,捧在手裡很是快樂的咬了起來,那些數據也很配合的變成各種食物的樣子,包子、飯糰、雞腿什麼的(當然都是迷你尺寸)。
「……」是食物,不是營養瓶。
『吧唧吧唧……』一群小東西就地坐下,吃的一臉幸福,還有聲音呢!
不知道為什麼,六命真的好想一腳給它們踩下去。
接著,一只數據構成的形體毫無預警的穿過六命的左臂。
「呃啊!!」不屬於人體該有的電子訊息強制入侵身體所帶來的是令人難以忍受的劇痛以及麻痺感,六命竟感覺到自己眼眶發熱,與手臂同側的太陽穴隱隱抽痛。
而做出這件事的它──那個複製品,還是毫不猶豫的輸送更多的數據,令穿過六命身體的那組模糊數據漸漸成為一個清楚的、手的型態。
那隻手握上六命的左手,又一次入侵,直滲入『艾姬多娜』。
身體無法控制的下彎,只能勉強自己抬起頭看它在做什麼。六命一度以為自己會失去意識。
被侵蝕的『艾姬多娜』開始變的透明解逐漸失去外型,六命的指尖無法感覺到他的槍,事實上他的手現在只感覺到疼痛而已。
因此,六命是看著自己的槍消失的。
複製品開心的笑著,好像得了玩具一樣。抽回穿過貓耳青年左腕的手,在六命面前,將雙手掌心對掌心的靠近,於指間重新構成出一把『艾姬多娜』。
奪取。
六命的視線定在被掠奪的『艾姬多娜』上。
因為身體上的特殊狀況,六命向來都是用所能達到的最輕鬆無傷害的動作戰鬥。但現在這個絕對不是用輕鬆的態度可以應付的。
他依舊看著那把槍,慢慢的直起身。左手有些不受控制的抽動,只是短暫的後遺症,已然無法影響六命。
「……我說,」『我說。』「這可就不好玩了,小朋友。」『小朋友。』它已經可以掌握一定程度的語氣變化,但還不能理解現在六命的情緒。
拿著食物的小六命們一臉無辜的抬頭往上看著那片黑影籠罩下,而後被疾步後退的特製加強厚底靴碾碎。
爾後是一個空翻,大衣下襬在複製品的視界前漾開一片滾著白邊的紅。
「喂喂,我問你一個問題,小朋友,」六命的聲音殘留在原地,壓抑的。紅色混淆了視線,複製品伸手抓住那件大衣,因那上面有它喜歡的氣味──指令的氣味。
百米之外,僅著緊身衣、工作背心跟牛仔褲的六命落地,瞬間抽出第二把槍,與『艾姬多娜』相同樣式的另一把,『凱蜜爾諾』。
右手持槍,用已不再顫抖的左手托住,看似不具殺傷力的細小光束貫穿複製品抱在手上翻弄的紅大衣(這傢伙根本沒想過那可能是陷阱嗎?)的某個點。
瞬間生成的力量令大衣整件像成了炸彈般爆裂,連同複製品一起。殘留在原地的是四處飛散的殘渣與一團模糊不明、型近人體的數據塊,困難的蠕動著重新構成六命的樣子,表情困惑而痛苦。
「做為編排型亂碼的你,還有恐懼的本能嗎?」
 
人的精神跟身體是可以分開的。
這種說法好像很荒誕──沒有精神的人只不過是會呼吸的屍體,而沒有身體的人……六命是沒見過,但像鬼魂什麼的、那一類的東西,根本是不可能的吧?
要說的話,最接近『沒有身體』的就是所羅門王跟七十二惡魔那群,可就算沒有身體,它們也依舊有著類似身體的載器。
……這些都是題外。
不論可能存在於黑地抑或帕拉迪斯的『人類』,『巴比倫的人類』確實的,已經站在自然定義的邊緣。
自然演化所賦予的身體及使有所不足也能用精神衍生的科技加以彌補。而在失去身體的同時,只有肉身能給予的本能也在退化。
像是動物一樣,屬於野性的直覺。
『在這一層意義上來說,「那裡」出身的你,在戰鬥上可能比我更具有優勢。』鷂曾這樣說過,對六命。
還不僅僅是那樣而已。除了出生地賦予的優勢,六命還有另外一個秘密……但這不是現在該說的。
他看見那個複製品受傷困惑的表情原是有些僵硬的,慢慢的,變的生動,帶著生氣的生動。它生氣了。這也表示,它的進化程度比六命預估的要高。
這絕對是致命傷。
接連兩發光束自後貫穿六命的胸口,血色飛濺至五步外。
直線貫穿的攻擊,迅速、精準且無從阻擋,連續性的破壞。這是遠程武器如槍等的統一特性,與六命的武器是一樣的,但威力可一點都不一樣。
即使有超速再生,即使他將反應速度配合視覺跟戰鬥直感拉到最高、皆在第一時間做出了能將傷害減到最低的行動,這『實力上』的差距是六命無論如何都彌補不了的。
六命盡力忽略胸前的創傷,先回過頭──在完全恢復前的這兩秒,身體剩下的機能只夠六命進行迴避動作,這需要注意對手──複製品一臉難過的低頭站在那,好像被欺負了的孩子,還在重組身上的大衣。
之後眼珠往上一吊,直瞪過來的視線卻有一種小孩在發脾氣的感覺。
複製品剛重組好的型態又開始朦朧,顏色盡數退去,微光的輪廓中隱隱透出另一個人的樣貌,不是六命,也不是任何六命看過的人……一個女子,飄逸長髮、右耳掛了一串環片,漂亮的臉孔。
只是瞬間的一撇。
「──……          !!」
連辨識都辦不到的指令一連串的自它口中流出,堪稱完美的節奏與速度,宛若詩歌……帶來毀滅的天籟。
以它為中心擴散開的衝擊爆破以堪比鷂造風的速度橫掃整個通道,夾雜烈焰的暴風撕扯著肢體,令他整個人像個碎片般被颳起蹂躪,下一個身體可感覺到的著力點已是在走廊彼端。
還是用全身去感覺的。更糟糕的是,他的身體至少有七成的神經末梢已經痛到麻痺且失去控制。
六命以為他還有迴避的餘力,事實是,在這樣的差距下,即使留有餘力,迴避的可能性仍等於零。
被吹飛的同時貓耳青年(本尊)在心中吶喊:喵的!那個女人是必殺技的過場動畫嗎?!
左手已經廢了,整隻手臂粉碎性骨折,表皮、肌肉也是嚴重損傷。左腿在他撞上牆時還是好的,但也只好不到一秒,現在小腿被飛來的鋼管貫穿,硬是給釘在牆上。
腹部一遍血肉模糊,已經沒有正常『腹部』該有的外貌,紅色的、濕黏的、凹陷的……在腹部的位置。受到重創的喉嚨亦使六命發不出聲音。
只有三成可用。
三成。
以右腳做支撐,他咬牙將左腿從牆上拉下來,以最快的速度,踏住牆壁,靠著暴風碎石的掩護……撤離。這是三成僅能做到的,也夠了,重點是保住這條命。
雖說,先『死一次』等『復活』後再來跟這個怪物打或許比較好,但那是『復活』後武器還在、沒被那個怪物當點心吞了的前提下,而且六命也沒有自殺的興趣。
命是很珍貴的,不管有幾條都一樣……從最早在系統登錄時用的名字『九命』到現在,六命已經死了三次,好像還有六條命,但那也只是個無從確認的數字,六命不知道,現在這條命是否就是最後一條。
如果,可以活著回去城市(六命相信自己可以活著回去,也必須這樣相信),不知道名字得改成幾命?
前面都只是遊戲而已,現在開始才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